这些不为人知的数据,透露出欧洲疫情的真相

这些不为人知的数据,透露出欧洲疫情的真相

时间:2020-03-23 09:3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前有中国抗击疫情的经验教训,后有意大利的前车之鉴,各国政府对新冠病毒的认知,理应更加完备,准备更加充分才对。但为何欧洲各国的疫情仍然会在短时间内失去控制,多点爆发?

经历了将近两个月的漫长居家期,国内的疫情正逐渐趋于稳定,新冠病毒却在欧洲掀起了新的飓风。短短两周之内,病毒从意大利爆发后,横扫欧洲大陆。几天前的 3月1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表说明,表示现在欧洲已经成为全球疫情的中心。

同时意大利总理发出警告:没有哪个欧盟国家能在这场新冠病毒“海啸”中幸免。

这个警告绝不是危言耸听,从欧盟疾控部门的统计来看,截止3月17日,意大利确诊人数占欧洲总确诊人数的比重持续下降,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陷入了病毒肆虐的泥潭。

截止3月17日,欧洲各国确诊人数。其中意大利确诊人数占总人数比重持续下降,说明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陷入了疫情泥潭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信息网络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前有中国抗击疫情的经验教训,后有意大利的前车之鉴, 各国政府对新冠病毒的认知,理应更加完备,准备更加充分才对。但为何欧洲各国的疫情仍然会在短时间内失去控制,多点爆发?

或许数据和新闻可以为我们解开这个问题的答案,揭开欧洲疫情的严峻真相。

疫情之初,“松懈”防护?

面对具有高传染性的新冠病毒,防护是控制疫情的第一道防线。然而,欧洲很多国家的防疫措施,最近都被诟病为“松懈”防疫。

在官方行动层面, 从欧盟的数据统计可以看出,早在二月底,还只有意大利被新冠疫情围困。在这个阶段,各国防控的一个关键是 防止输入性病例向本土病例转化 。通过监控传播渠道,切断传染链,就可以快速控制疫情规模。遗憾的是,很多国家并没有抓住这个宝贵的机会。

首先是欧盟境内人员流动不设限,自由来去的人群无疑为疫情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 但更致命的是,官方并未及时取消大型活动,导致人员聚集爆发了交叉感染。

在法国尼斯,原定于2月15日到2月29日举办的第136届尼斯狂欢节,如期开展。它是“世界三大狂欢节”之一。根据法国媒体的报道: 尼斯狂欢节有20万4千人参加,其中12%为国际游客。 在新冠病毒爆发的关口,拥挤的人群和混乱的行动轨迹无疑为疫情防控埋下了巨大隐患。

各大狂欢节,接二连三,拥挤的人群和混乱的行动轨迹为欧洲疫情防控埋下巨大隐患

隔壁荷兰也是狂欢节的受害者之一。2月20日, 蒂尔堡狂欢节盛大开幕。这个本该快乐的狂欢节,却成为了荷兰本土感染的开端。

根据荷兰最初公布的患者情况来看,一名有过意大利旅行史的确诊病人,在这个狂欢节上,传染了至少3个人。而目前蒂尔堡所在的北布拉班特省,已经沦陷为荷兰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确诊人数超过了全国总确诊的三分之一。

官方防护不力,大型活动造成了灾难般的连锁反应,而另一边, 民间此时依然没有意识到危机降临。

在欧洲多国给出的防护建议中,都没有明确提出戴口罩防护。 更糟糕的是,在欧洲人的意识中,只有病人才需要戴口罩,因此正常人戴口罩预防很可能还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恐慌。

虽然官方宣传并不建议民众戴口罩,民众也相信“戴口罩无用论”,但德国却在此时截留瑞士20万口罩,口罩的意义不言而喻。

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官方不建议民众戴口罩防护呢?从数据出发,或许可以窥见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在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ECDC)给出的延缓减轻新冠病毒影响的指导手册中,明确提出口罩可以阻挡飞沫,同时建议病人、疑似病例应该使用外科口罩防止飞沫传播,而医护人员应该使用FFP2或FFP3级别(等同于国内N95级别及以上)的口罩用于防护。 这份文件透露了一个肯定的答案,那就是:口罩有用。

“口罩到底有没有用?”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ECDC)给出的一份指导手册中,有一个肯定的答案:口罩有用

但同时,我们又可以从这文件中得出欧洲口罩防护的逻辑—— 必须优先保证病人、疑似病例以及医护人员的口罩供应,然后才是普通人的防护。 那欧洲各国是否有能力提供足够的口罩呢?

ECDC在另一份医疗防护用品需求报告中,列出了个人防护装备的数量建议。一套个人防护装备包括了口罩、护目镜或防护面罩、防护服、手套四种物品。同时,ECDC给出了不同情况下医务工作者需要的防护用品最低数量建议。

从表中可以看出,面对每个疑似病例总共需要消耗3到6套防护用品, 面对每个轻症病例每天需要14到15套防护用品,面对每个重症病例需要消耗15到24套防护用品。而欧洲目前确诊病人超过9万,意大利以外的欧洲国家总计也有5万多例。 要注意的是,这个表格还仅仅算入了医务工作者的需求,病人的口罩需求并没有计算在内。可以想见,口罩的需求面临着多大的压力。

图为应对不同病患时,需要的防护用品最低数量。按照这个数据,欧洲防护用品需求量巨大

一边是巨大的需求,另一边却是逐渐紧张的供给。

如今在各大购物网站搜索外科口罩,基本已经售罄,就连一些专门售卖医疗用品的网站口罩也全部缺货,民间的口罩资源已经匮乏。

口罩供需的不平衡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普通民众无法获得口罩, 更严重的问题是防护用品缺乏可能导致的医护人员感染。

荷兰刚刚更新的数据实在令人心惊: 2051个确诊病例中,485位是医务工作者。 如此高的感染比例,很难说是否与防护用品缺乏有直接关系。

荷兰某医院发出的口罩求助信息

在疫情暴发之初的防护上,很遗憾欧洲很多国家都没能及时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时间来到了暴发期,但欧洲真的准备好应对了吗?

疫情暴发:检测之殇

继意大利之后,英国、瑞士、瑞典相继宣布不再测试轻症患者。 而有些国家,则把检测标准定得颇为苛刻,高烧38度以上才可以接受检测。 面对这样的现状,WHO也开始紧急发出提醒,告诫各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检测、检测、检测(甚至强调了三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WHO发出紧急提醒,告诫各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检测”

与此同时,不少民众批评这些检测措施是 “鸵鸟心态” ,以为不测就没有确诊患者,不测数据就没那么难看。

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欧洲很多国家的检测能力,很可能已经逼近极限。 荷兰最新一项关于检测的改动,足以引起警觉:对于居家隔离的病人来说,只要症状消失24小时,那么无需检测即可解除隔离。

荷兰最新一项关于检测的改动:症状消失24小时后,无需再次检测病人,即可解除隔离

“不检测轻症让数据好看”这样的动机根本无法解释荷兰最新的这项变动,因为检测已经确诊的病人并不会对确诊人数这个数字产生任何影响。相反,减少检测最直接的影响是缓解检测压力。在检测过程中,试剂盒、检测设备、检测人员每一环都缺一不可,只要有一环出了问题检测能力就可能受到制约。当欧洲感染人数快速上涨之时,检测能力很可能受到了极大挑战。

数据显示,也不乐观。早在1月份国内疫情暴发时,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ECDC)就对欧洲30个国家共计47个生物实验室的检测能力做了调查。结果显示,其中38个实验室每周共计可以完成至少 8275例 针对新冠病毒的分子检测(molecular test) 。

对比目前欧洲疫情上涨的速度,就知道30多国每周8000多例的检测速度远远跟不上病毒的传播速度。

ECDC在一月份就对欧洲各国的实验室发出了提高检测能力的建议,但情况似乎仍然不理想。根据ECDC的预期(如图),在二月中旬时能达到每周检测500例以上要求的实验室只有7个左右。

绝大多数实验室的检测能力,在每周250例以下。

绝大多数实验室的检测能力在每周250例以下,各国检测速度远远跟不上病毒传播的速度

如今欧洲确诊人数超过9万,西班牙日增过千例,这样的增长速度对欧洲生物实验室造成的压力可想而知。

疫情应对:捉襟见肘的治疗

疫情暴发之后,拦在病人和死亡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治疗。

比起国内轻重症应收尽收的策略,欧洲的治疗显得有些“随意”:轻症居家隔离,重症才可以入院治疗。

这样的治疗措施,源于欧洲的防疫策略(如图):主要目的并不是要完全消灭病毒,而是要延缓高峰期的到来,防止高峰期患病人数超出医疗负载。按照这样的逻辑,欧洲的治疗策略侧重于治疗重症病人,减少轻症病人对医疗资源的占用。

欧洲的防疫策略,并非是完全消灭病毒,而是要延缓高峰期的到来,防止高峰期患病人数超出医疗负载

但现实中的问题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在新冠病毒强大的传染力面前,欧洲的可用医疗资源受到了极大挑战。

拿医院床位数来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欧洲地区的官方数据,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地区每10万人对应的急诊病床数量一直处于下降趋势。到2014年,每十万人对应的急诊床位数是433张。按照这个趋势,2014年至今,床位数很有可能仍在下降。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地区每10万人对应的急诊病床数量一直处于下降中

另一项有关数据这是重症床位数。在2012年发表在学术杂志Intensive Care Medicine的一篇论文中,研究者统计了欧洲国家每十万人对应的重症病床数量。可以看到德国排名第一,每十万人对应重症病床29.2张;而目前疫情最终的意大利中等偏上,有12.5张。 令人惊讶的是,西班牙、英国、荷兰、瑞典等国家统统位居意大利之后,甚至没有达到欧洲平均标准(11.5张)。

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比较复杂。

首先,欧洲医院私有化的趋势影响了医疗资源分配。

其次,欧洲多国实行的家庭医生制度,分流了很大一部分病人。 在日常生活中, 通常只有重症、急诊和需要手术的病人才会被家庭医生转诊到医院接受治疗 ,因此医院减少常备病床数量也是控制成本减少资源浪费的结果。但不论如何,在新冠病毒的挑战面前,减少的病床数量让医疗系统压力倍增。

如今,荷兰多家医院和ICU因为新冠病毒而紧急关闭,而西班牙则选择全面将私立医院收归国有。 令人担忧的是,欧洲不少国家目前还未完全到达疫情高峰,病毒的杀伤力也还未完全显露,不知道轻症居家隔离,重症入院的治疗措施还能支撑多久。

欧洲已经陷入了一场和新冠病毒的硬仗,然而 这些数据揭露的现实似乎比想象中更为严峻。

供应紧缺的防护设备,受到制约的检测能力,和无奈选择的治疗方式,都让欧洲疫情的未来变得扑朔迷离。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意识到新冠病毒的威胁。停课、关闭营业场所、封城甚至封闭全境,措施日趋严格。 错过了早期防疫的黄金窗口,希望如今欧洲的每一个艰难决定都为时未晚。

参考 文献:

1. Situation update for the EU/EEA and the UK, as of 17 March 2020 08:00.

2. Nice Carnival: A Discovery Guide.

3. Guidelines for the use of non-pharmaceutical measures to delay and mitigatethe impact of 2019-nCoV, 2020.

4.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 needs in healthcare settings for the care of patients with suspected or confirm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2020.

5. Current information about the new coronavirus (COVID-19).

6. Are European laboratories ready to detect COVID-19?.

7. WHO Europe, Number of acute care hospital beds.

8. The Variability of Critical Care Bed Numbers in Europe, 2012.

作者 |史迪西

排版 | GINNY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